大聖額我略

(Pope Saint Gregory the Great)

 

大聖額我略是偉大的教宗和偉大的聖師

 

(梵蒂岡電臺訊)教宗本篤十六世昨天28日在聖伯多祿廣場主持了周三接見活動,向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信友們介紹了教會歷史上最偉大的教父之一,聖額我略教宗。這位聖人也是西方四大聖師之一,在傳統上享有大聖額我略的稱呼,公元590年至604年任羅馬的主教。

大聖額我略公元540年出生在羅馬一個富裕的貴族家庭,家族堨X了兩位教宗,一位是額我略的高祖父菲利克斯三世(483-492年),另一位是阿加皮圖教宗(535-536年)。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他的要理講授中向信友們介紹這位聖人指出:“?發他基督信仰高尚情操的是他的父母和兩個姑媽的榜樣。他的雙親被尊奉為聖人,而他的姑媽則在自己的家埵u貞,分享她們祈禱和苦修的生活。”

“額我略承繼父業很快開始行政公署的生涯,並在572年抵達高峰,成了城市的行政長官。這個在悲哀的時代帶給他的複雜職務使他在廣大的範圍內受理各種行政問題,為未來承擔的任務得到了?發。”

然而,這種生活無法令他滿足,不久後他決定放棄一切文職,回到家媔}始度隱修士的生活,把住宅改做隱修院。

教宗繼續介紹說:“這段時期的隱修生活、聆聽天主話語與天主的持久對話令他終生懷念,以致在他的講道中一再提起:在牧靈事物的煩惱中,在他的著作中多次提到那是個在天主內收斂心神、專注祈禱、安詳地沉浸在研究中的幸福時期。這樣他便能對以後的著作中所應用的聖經和教父有深入的瞭解。”

但是,額我略的隱修生活也未能持久。他在一個充滿嚴重問題的時期擔任的行政職務所得以成熟的寶貴經驗、在這項職務中同拜占庭的關係以及他所得到的普遍尊敬促使當時的貝拉基教宗任命他為執事,並派遣他到君士坦丁堡擔任今天所稱呼的“聖座大使”,以便戰勝基督一性論的異端所帶來的殘餘後果,尤其在努力鉗制隆巴迪人的壓力中得到皇帝的支持。

教宗繼續說:“額我略在君士坦丁堡的逗留期間同一群隱修士一起恢復了隱修生活,這對額我略極為重要,因為他借此直接獲得了拜占庭世界的經驗,也接近隆巴迪人的問題,在他以後的任教宗的年代,這個問題使他的才能和精力受到了嚴厲的考驗。幾年之後,被教宗召回羅馬,任他做自己的秘書。那是個艱難的年代:暴雨不斷,河水泛濫,意大利許多地區和羅馬遭饑荒。最後也爆發了瘟疫,死亡的人無數,就連教宗貝拉基二世也未能幸免。神職界、民?和參議院一致推舉的伯多祿宗座的繼承人正是他,額我略。他盡力推辭,甚至企圖逃走,卻無濟於事,最後不得不接受。那是590年。”

教宗繼續他的講解說,大聖額我略“從一開始對他所要面對的現實就表現出清晰獨特的見解,無論在對待教會還是民政事務上都有一種卓越的工作才能,在所行的職務上總是做出沉穩和勇敢的?定。”大聖額我略教宗所要處理的問題,有來自主教、修會院長和神職的,也有各層各級民政當局的。其中使意大利和羅馬在那個時期無論在社會還是教會方面最受困擾的當是隆巴迪問題。對這個問題,教宗盡一切可能的力量來尋求真正達致和平的途徑。

教宗說:“拜占庭皇帝從這樣的假設出發,只把隆巴迪人看作野蠻人和需要擊敗和消滅的掠奪者,與之不同的是,聖額我略用善牧的眼光看這些人,關心的是向他們宣講得救的話,同他們建立友誼關係,著眼於把未來的和平建在互相尊重和意大利人、帝國人民以及隆巴迪人和睦共處的基礎上。”

教宗最後提到大聖額我略的晚年因病魔纏身,經常被迫長久臥床休息。但是他盡力在占禮日親自主持大禮彌撒,同非常愛戴他的天主子民見面。即便他的聲音非常虛弱,也往往不得不請一位執事代替他宣讀彌撒講道,好使在場的信友們都能聽到。

教宗最後稱大聖額我略是沉浸在天主內的人:“在他內心深處常激發著對天主的渴望,正是因為這一渴望,他常接近鄰人、接近他那個時代人的需要。在一個災難、甚至失望的時期,他曉得營造和平並給以人們希望。這個天主的人為我們指出了哪里是和平的真正泉源,真正的希望來自何處,今天他為我們也是個嚮導。”

結束要理講授後,教宗用多種語言問候了聚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的各國信友,並特別問候了費利普熱心教師女修會的修女們,勉勵她們“在基督信仰的中心羅馬城面對教育的危急狀況。”


 

 

選自梵蒂岡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