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第六世紀間的詩人羅馬諾•梅洛德

(St.Romanus the Melodist)

 

第五、第六世紀間的詩人羅馬諾•梅洛德

 

(梵蒂岡電臺訊)教宗本篤十六世昨天21日上午主持了例行的周三公開接見活動。由於這幾天羅馬陰雨連綿,朝聖信友?仍然很多,公開接見活動便分別在兩個地方舉行,教宗先到聖伯多祿大殿問候聚集在那堛煽繡t者,要求他們在最弱小和最有需要的人身上為天主的愛德作見證,投身於建設更穩固的世界中。然後來到保祿六世大廳,向參加公開接見活動來自世界各地的信友們講解了一篇美妙的要理。

教宗在要理講授中突出了基督信仰文化的美麗,它的產業永遠長存,因為是根基在對基督的信仰上。使教宗有這番反省的是羅馬諾•梅洛德,他是生活在第五和第六世紀間的詩人,也是個執事,於公元490年生在?利亞,後來在君士坦丁堡度過了他的成年,由於作的詩有高尚情操,贏得了“基督徒平達”的美稱,平達是古希臘的一位詩人。教宗即席說道,這位偉大的詩人提醒我們“所有基督信仰文化的寶藏是在信德中誕生的,是在與基督、與天主子相遇的心中誕生的。”

教宗指出:“要是說信仰是活潑的,這項文化遺?也不該是件死的東西,而要保持活潑和存在。聖像在今天也向信徒的心說話,不是只屬於過去的東西。主教座堂不是中古世紀的古蹟,而是生命的家,我們到了那奡N是到了家,同天主相會,也彼此相會。教會中的偉大的音樂,額我略曲調或巴哈和莫扎特的音樂不是過時的事,而是生活在我們信仰禮儀中的生命力。要是信仰活躍,基督信仰文化就不過時,而是活潑存在的現實。”

教宗又說,要是說信德是活潑的,“今天我們也能?回應聖詠中一再重複的叮嚀:‘請眾齊向上主歌唱新歌’”。“創造性、更新、新歌、新文化和信仰活力中的所有文化遺?並不互相排斥,而是唯一的現實,是天主的美妙、做天主子女的喜悅的臨在。”

教宗於是又把話題轉回到羅馬諾•梅洛德這個人,他解釋說,羅馬諾生命中的一個重要事件是天主的母親在他的夢中顯現給他和他所領受的作詩特恩。羅馬諾是“他那個時代宗教情愫的傑出見證人。”教宗繼續說,在君士坦丁堡,羅馬諾在郊區的一個朝聖堂宣講,他運用椈壑W的畫像或講道臺上的聖像向教友團體宣講,並且也用對話的形式。教宗說,他的講道被稱為“孔塔基亞”,即“唱出?律的講道”。傳統上說他有一千篇這樣的講道詞,保存下來的?只有89篇。羅馬諾使用接近新約語言的希臘話進行宣講,使他的聽眾更容易瞭解。一個重要的實例是他寫的耶穌走在苦路上,母親同他的動人對話:

“孩子,你去哪?你的生命歷程為何這麼快結束?孩子,我從未相信過看到你陷於這個處境,也從未想像瘋狂到了這個地步,以致不顧正義來打擊你。”耶穌回答:“我的母親,你為何哭啊?難道我不該受難?我不該受死嗎?那我怎樣救亞當呢?”

教宗說,瑪利亞的兒子安慰他的母親,“但也喚醒了她在救贖史上的角色。”教宗說,羅馬諾•梅洛德是個有才華的傳播者,他闡明他若不言行一致,他的講道便是空話。教宗突出了羅馬諾的詩歌中遍及了“活躍的人性”,“炙熱的信德”和“有深度的謙遜”。在他的讚美詩中有基督學和聖母學的主題,這位執事宣講容易讓人懂的基督學,與民間敬禮接近,並且與否認基督神性的亞略異端抗爭,提供了與君士坦丁堡大公會議一致的聖神學的極好總結。教宗說,在聖神降臨瞻禮中羅馬諾強調了基督升天和宗徒們,即教會間的連續性。並且,羅馬諾著重指出了愛德的首要地位,基督信徒該當實際有效地行愛德。

教宗最後向朝聖信友們問候時,提到今天的聖體聖血大瞻禮說:“下午7點鐘我要在聖若望大殿的石階上舉行彌撒,然後是傳統的聖體游行,一直走到聖母大殿。我願意請大家參加這項隆重的慶典,一起表達對基督臨在聖體聖事中的信德。”

 

 

選自梵蒂岡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