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紀教父諾拉的聖保利諾(San Paolino di Nola)

 

教宗本篤十六世十二月十二日星期三上午,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接見大約八千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人士,向他們講解了一篇以介紹生活在第四第五世紀之間的教父,諾拉的聖保利諾(San Paolino di Nola)為題的要理。公開接見活動結束之際,俄羅斯著名女畫家納塔麗婭•察爾科瓦(Natalia Tsarkova)呈獻給教宗一幀他的官方油畫肖像,長一百八十公分,寬一百二十公分,畫中教宗坐在良十三世教宗的寶座上。這位女畫家也曾為若望保祿一世和若望保祿二世兩位教宗畫過肖像。
坐在大廳第一排的還有三位來自臺灣的貴賓,他們是臺灣法蘭瓷公司總裁陳立琚A天主教輔仁大學校長黎建球,以及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他們聯合呈獻給教宗一組法蘭瓷公司精製的的瓷器藝術品為聖誕禮物,教宗特別詢問並詳聽他們介紹藝術品的內容。

教宗在介紹教父諾拉的聖保利諾時,指出指出這位聖人生於法國南部波爾多一個顯要的家庭,年輕時接受極為良好的文學教育,拜第四世紀波爾多拉丁詩人奧索尼奧(Ausonio)為師。年輕時便走上宦途,很快便當上了義大利南部坎帕尼亞行政區的執政官。他的智慧和溫良受到民眾的敬佩。他被地方居民對殉道者聖菲利切的敬禮所感動,遂生皈依基督的心意。當時他特別關心位於奇米蒂勒(Cimitile)地方的殉道聖人朝聖地的發展,為它建立了朝聖者接待所,並修建通往朝聖地的道路,方便教友朝聖。

當他努力建設地上的城市的時候,卻逐漸發現通往天上城市的道路。由於時局困難,他得到政治上的幫助也慢慢減少,這使他感到現世的無常。他發現一個人沒有基督,就等於灰塵和陰影一樣。為了給自己的生命帶來意義和光明,決心前往米蘭拜盎博羅削主教為師。後來他又回到家鄉波爾多,在那裡完成了基督信仰培育,並在當地主教德爾菲諾手中領洗進教。生前,聖保利諾曾和聖奧斯定、聖馬爾定、聖盎博羅削等時代巨人結為摯友。

教宗又提到:聖保利諾在信仰過程中曾和西班牙巴塞隆納的一位熱心貴婦德拉西婭結婚,生有一子。豈知兒子生下幾天便夭折。這使他內心受到極大的震動,他意識到天主要他走另一條路,也就是苦修的路。終於在和妻子達致圓滿的協議後,變賣了他們自己所有的產業,分施給窮人,雙雙來到義大利南部的諾拉,居住在聖菲利切大殿旁邊,兩人度著兄妹守貞的生活。漸漸地有人來效法他們,大家一起度著類似隱修院的生活。聖保利諾在巴塞隆納的時候便晉升了司鐸。他在諾拉的工作很受地方教友團體的信任,在當地主教于公元四零九年去世後,人們便公推他為主教繼承人。他的信仰旅程令很多人感動不已。

教宗指出這位主教心胸開闊,在北蠻入侵義大利半島的悲慘時代,常與他的教友相守在一起。當他皈依基督時,他的老師奧索尼奧深深責備他背棄老師,神經錯亂,輕視物質財富,丟棄文學天賦。可是聖人向老師解釋說:他把一切財富分施給窮人,不意味著他輕視現世物質財富,而是藉著愛德的行為,使這些財富變得更有價值。

教宗說:其實聖保利諾並沒有放棄詩詞文學愛好,而是轉而從福音中汲取它的寫作靈感。他的詩歌都是信仰和愛的禮贊,字裡行間把日常生活的大小事件都寫成了得救的歷史。教宗尤其引述聖人的書信指出:聖人不把放棄或變賣現世一切財富當作皈依基督行動的完成,而是在運動場賽跑的開始,換句話說,放棄世俗的一切並不是終點,而是起點。

教宗點出聖保利諾的神學思想說:“他所生活的神學充滿著天主的話。從天主的話產生教會的意識,這個意識就是合一的奧跡。我們今日的神學正是在共融的觀念中找到結合於教會奧跡的關鍵。聖保利諾的見證幫助我們體現教會的臨在,而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呈現給我們的教會,就是與天主密切契合以及整個人類團結合一的聖事”。


選自梵蒂岡電台